技开人文

2015-04-19 00:00:00  信息来源:  作者:林伟  浏览量:

        酒是一种文化载体,是诗人丰富情感,流露真诚的催化剂。翻开唐朝“酒与诗”的历史,阵阵醇香伴着行行诗文, 清新扑面,浸人心脾。

        中华酒文化的历史源远流长,从屈原“饮酒赋离骚”,到陶渊明的“白衣送酒”,再到魏武帝“对酒当歌、人生几何;何以解忧、唯有杜康”,无不体现酒对文人的影响。到了唐代,文人饮酒作诗,更是蔚然成风,可谓诗酒交融,登峰造极,无酒不成诗。

        酒之千秋功过, 聚散喜忧,在诗人来说都是一种情感宣泄。他们借酒吟诗,抒发创作热情。古之送别有酒:如王维“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。古之相思有酒:如范仲淹的“酒入愁肠,化着相思泪”。古之忧愁也有酒:如李白的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唤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;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杯消愁愁更愁”。古之待客有酒:如孟浩然的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”。古之情感有酒:如白居易的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。古之欢乐亦有酒:如杜甫的“宽心应是酒,谴兴莫过诗”;“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”。酒与唐诗、两两相依、花开并蒂、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    谈到“酒与唐诗”,人们自然会想到天才诗人李白,其非凡的自信,狂傲独立的性格,豪放洒脱的气度和浪漫的创作热情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。且看“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”;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。诗意何等潇酒,情怀何等豁达。杜甫曾诗评曰: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;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。李白令人津津乐道的《将进酒》、《月下独酌》、《饮酒》等诗篇更是家喻户晓,千古传诵。

        唐诗好比中华文化长廊里的一盏明灯,而酒则是它的灵感之光。“酒与唐诗”,二者交相辉映,璀璨夺目。“赞酒名篇出盛唐,盛唐诗人尽酒仙”。诗与酒结缘,名篇倍出,数不胜数,将盛世唐朝的“诗酒文化”推向历史巅峰,后世难以超越!

下一篇:betwayapp乡上一篇:自家人的柔和之道